古典書城 / 待分類 / 袁枚最著名的一首小詩,僅20字,撫慰世人2...

分享

   

【口罩到港】袁枚最著名的一首小詩,僅20字,撫慰世人257年!

2021-07-03  古典書城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袁枚《苔(其一)》

偶然看到過這樣一句話,
“如果在三十歲以前,
最遲在三十五歲以前,
我還不能使自己脱離平凡,
那麼我就自殺。”
這句話出自一名大一學生之口,
由梁曉聲在他的書中轉述。

梁曉聲在書中説,
剛聽到這句話時,
他的脊背甚至有些發涼,
更是不禁疑惑:
做一個平凡的人,
真的那麼令人沮喪嗎?


不知從何時起,平凡,
似乎成了人們避之不及的詞語。
心懷傲氣的青年,
不怕死,最怕平凡;
望子成龍的父母,
總是叮囑子女要出人頭地;
在很多人心裏,
彷彿只要平凡地活着,
就失去了人生的意義。

然而,正如路遙所説,
我們總是習慣於
被王者震撼,為英雄掩淚,
卻忘了我們每個人都要歸於平凡。
人們常常標榜英雄,卻忘了,
普普通通,才是人羣中的大多數。
與其用一生對抗平凡,
倒不如將眼前日子過得圓滿。

平凡,不代表平庸

清朝有這樣一位文人,
善作詩文,與紀曉嵐並稱,
會講鬼故事,《子不語》大名鼎鼎;
懂吃,著《隨園食單》;
連《紅樓夢》中大觀園的原型,
也被他買下,打造成“隨園”景觀,
每逢佳節,必是遊人如織,
而他也在其中,過着神仙般的日子
......
沒錯,這位文人就是袁枚。

然而,這樣的袁枚,其實也只是
在一個落魄的書香家庭長大
家境貧寒,“書非借不能讀”,
説的就是年少的他。
而在那個“學而優則仕”的時代,
他也早早就立下了
考取功名、成就不凡的壯志。

也曾抱着極大的熱情,
在縣令小官職上,
為百姓作了不少實事。
只是官場虛偽不堪,
袁枚實在不願苟且,
34歲,他就毅然選擇了辭官。

離開了曾經理想的出仕之路,
袁枚用積攢的俸祿購置隨園,
又將其設計重建。經費不夠,
他就將園林的田地、池塘出租,
又自己跑到外地做幾年縣官,
十來年,才終於將隨園改造完。

辭官歸隱五十載,
他應約撰寫各種詩文,
印刻、銷售自己的文集,
在隨園裏開私塾,招生授課......
一沒家世背景,二沒祖產財力,
一個標標準準的普通人,自謀生路,
他還是過上了令人羨慕的生活。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袁枚《苔(其一)》

在沒有陽光的廕庇處,
青苔生長得無聲無息。
苔花輕輕小小,
雖是最不起眼的存在,
卻也總是開放得那樣淋漓。
以苔喻人,這首小詩,
正是袁枚一生最好的寫照。

顧城説,“生如蟻而美如神”,
做個普通人,平凡而不平庸,
渺小但堅韌,真摯且勤懇,
不問富貴,只求心安,
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
踏實而盡興地活着,也不錯。

生活,最需一顆平常心

人到暮年,穆旦説,
我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
不過完成了普通的一生。
小時候總以為自己會成為蓋世英雄,
長大後才意識到,
自己也不過世間最普通的一個。

“打扮漂亮,18歲是天堂,
我們的生活甜得像糖。”
曾經高唱着《New Boy》的朴樹,
為了做音樂,大二就選擇了輟學,
沒有啓動的資金,
又莽撞地跑去找高曉松賣歌,
理由是不願與世俗為伍,
只想攢夠錢,做自己的音樂。

“先把自己放在那裏,
不要先期待看到結果。”
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不問後果,無所畏懼,
年輕的朴樹,自信張狂,
堅信着自己就是那最不凡的存在。

後來,朴樹越來越火,
廣告、電影、春晚......
無數的商業合作,
如潮水般一下子朝他湧來,
這個追求自由的男孩,
還是被困在了生活裏。

2009年,在事業的巔峯時刻。
朴樹突然間就“消失”了。
直到2014年,
他才終於帶着《平凡之路》歸來。
看着台上唱歌的朴樹,
人們發現,他似乎變了,
變得比以前更加從容,也更平和了。
雖然天真依舊,熱忱依舊,
但他開始坦然接受採訪和商演,
也開始慢慢地學着接受平凡。

“這個世界並不只是我一個人的。”
朴樹説,離開舞台的這些年,
他一直在理想與現實中掙扎,
他拼命地讀書,拼命地思考,
現在,他終於想通了——
人不僅要有理想,還要好好的活着。

正如賈平凹在《極花》中所説,
“人過的日子,
必是一日遇佛,一日遇魔。
誰都不是超級英雄,
也都無法真正擺脱俗世的束縛,
接納了自己的平凡與渺小,
才能更加坦然的去努力,去創造。

讓平凡的日子,帶點光芒

“人不管走到哪一步,
總得找點樂子,想一點辦法,
老是愁眉苦臉的,幹嘛呢!”
每每心情低落時,
總能想起汪曾祺先生的這句話。
平平無奇的生活裏,
總要找到點樂趣,才算對得起自己。

當初,在西南聯大上學的時候,
國內時局緊張,日軍頻繁轟炸昆明。
一旦學校裏的警報響起,
學生們就都跑到郊外躲避,
唯獨汪曾祺不同,
他總喜歡往松林的方向跑,
他説,那裏有賣炒松子的,
就算被炸死,也不做餓死鬼”。

當初,汪曾祺被安排到西山種樹。
那時的伙食只有兩個幹饅頭,
一塊大醃蘿蔔,
最講究吃的汪老當然受不了。
怎麼辦呢?
秋天山上有酸棗,他就去摘棗;
草裏趴着蟈蟈,他就又去燒蟈蟈;
再艱苦的生活,到他那,
也總是熱騰騰的。

汪老用他的一生向我們訴説,
越平凡的生活,越要愛着點什麼,
因為“世間最為普通的事物”
都是“平中顯奇,淡中有味”的。
不管我們遭遇着什麼,
我們今天依舊應該快活。

若有汪老那般温和與熱情,
再平凡的生活,
也能散發出點光來罷!

渺小而偉大
平凡,才是生活的底色

曾看到有人問,
“如果註定要一生平凡,
那活着又有什麼意義?”

就像畢淑敏説的,
人生本沒有什麼意義,
人生的意義在於
我們要努力賦予它的意義 。
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無關,
生活要由自己來定義,
與是否平凡無關。
若能讓平淡的日子開出花朵,
就已經足夠了不起了。

冀以塵霧之微補益山海,
熒燭末光增輝日月
沒有人是生來就偉大的,
即使是最不凡的存在,
也是在最平凡的生活中
日積月累、不懈努力的結果。
只要平凡而真摯地活着,
就是普通人的英雄主義。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