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3167a8id / 待分類 / 楊萬里和他的荷花

分享

   

【口罩到港】楊萬里和他的荷花

2021-06-30  新用户316...

    荷花美麗高潔,從古至今,受到了不少人的喜愛。而宋朝尤為推崇荷花,寫出《愛蓮説》的周敦頤便是其中代表。我們所熟悉的詩人楊萬里,也同樣喜歡荷花,並且不吝紙筆,為荷花寫下了許多讚美的詩。

    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小池》

    這是初夏的風光,春花盡謝,而綠陰漸長。泉眼好像愛惜涓涓細流,捨不得它流出。樹陰照着水面,好像是喜愛晴朗的天氣,柔和的微風。水面上的荷葉才剛剛露出尖尖角,就有一隻調皮的蜻蜓立在上頭了。眼前這一幕,清新而透着活力,讓人充滿期待。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就到了盛夏。荷花的高光時刻來臨,更讓人流連忘返。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二首其一》

    西湖六月的風光,自然與其他季節不一樣。看那連接着天邊的荷葉,呈現出無窮無際的碧綠,而在麗日下亭亭玉立的荷花,更顯得嬌紅豔麗。這樣的美景,給人的視覺衝擊感太強了。濃濃的紅,濃濃的綠,大自然的顏色總是最飽滿的。而詩人送別友人,一邊沉醉於荷花美景中,一邊卻又掩不住淡淡的惆悵。如果友人不是離去,兩人就在這裏好好賞荷花,吟詩作對,暢談人生,該是怎樣愜意!

    而這只是楊萬里送別林子方的其中一首,還有另一首,也與荷花相關,沾染着荷香水汽。

    出得西湖月尚殘,荷花蕩裏柳行間。

    紅香世界清涼國,行了南山卻北山。

    ——《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二首其一》

    清晨,來到西湖邊,天邊仍殘着一勾月兒。詩人與朋友漫步在被荷花和柳樹圍繞的小路,入眼是又紅又香的荷花,處處清涼怡人,他們從南山,走到北山,既是看風景,也是為了離別。真是捨不得啊,風景讓人難忘,而朋友之間更是難分難捨。

    西湖的荷花,被楊萬里深深喜愛,無論是動人的顏色,姿態,還是沁人的清香,都是詩人極熟悉的。

    六月西湖錦繡鄉,千層翠蓋萬紅妝。

    都將月露清涼氣,並作侵晨一噴香。

    ——《清曉湖上三首其一》

    西湖的六月,宛如錦繡鋪成,千萬翠色的荷葉層層疊疊,數不清的荷花如火如荼地綻放,讓人目不暇接。夜裏它們汲取着月光與清露的涼意,到了清晨,忽地散發出醉人的香氣,好像是送給人們的第一份禮物,怎不令人驚喜?

    無論清晨或傍晚,詩人都是要看看荷花的。

    水到荷花蔕,風生菰葉梢。

    鷗鳧晚聲散,天水夕光交。

    ——《荷橋暮坐三首其一》

    傍晚,詩人在橋上獨坐,看到橋下的水已經到了荷花蒂了,菰葉在晚風中輕輕搖擺。水鳥在暮色裏飛散,天空與水波在夕陽餘照裏相交,溶溶一片。真是清涼又閒適的時刻啊。

    有荷花的地方,既可賞風景,也可避暑,為何不去呢?

    荷葉迎風聽,荷花過雨看。

    移牀橋上坐,墮我鏡中寒。

    ——《七月十四日雨後,毗陵郡圃荷橋上納涼》

    荷葉在風中搖曳,發出細微聲響,雨後來看荷花,更覺嬌美動人。詩人移牀到橋上坐着,觀賞雨後荷蓮,竟覺得微微有些寒意,哪裏還有暑意呢?

    越是炎暑,詩人越是喜歡親近荷花,去尋找絲絲涼意。

    細草搖頭忽報儂,披襟攔得一西風。

    荷花入暮猶愁熱,低面深藏碧傘中。

    ——《暮熱遊荷池五首其一》

    到了傍晚,還沒有退去炎熱,細細的草搖頭晃腦告訴詩人,風來了。詩人連忙敞開衣襟,攔住西風入懷。這恰恰可見天氣之熱,詩人急於尋涼。而荷花也好像怕這暑熱的天氣,低垂着花朵,深深地躲在碧綠的荷葉下,它也想乘乘涼呢。此時的荷花更添嬌柔了。


    夏天,詩人的生活裏,荷花是常客,也像是朋友。

    午夢扁舟花底,香滿西湖煙水。

    急雨打篷聲,夢初驚。

    卻是池荷跳雨,散了真珠還聚。

    聚作水銀窩,瀉清波。

    ——《昭君怨·詠荷上雨》

    中午睡覺的時候,詩人夢到自己在西湖的荷花蕩裏划船遊玩,滿湖煙水茫茫,荷香飄散。忽然,一陣急雨聲“啪啪啪”打在船篷上,卻驚醒了美夢。詩人出門一看,原來是下雨了,水塘裏的荷葉上,雨珠跳躍,四處迸射,像斷了線的珠子,散了還聚。最後聚在了葉心,成了一窩晶亮的水銀,忽地從荷葉上傾瀉下來。詩人做夢夢的是西湖荷花,醒來看的是自家荷塘,可見他的荷花的熱愛,真的不一般。

    荷花有紅,白兩色,紅嬌而白潔,各有各的風韻,在詩人眼裏,誰能勝出呢?

    紅白蓮花開共塘,兩般顏色一般香。

    恰似漢殿三千女,半是濃妝半淡妝。

    ——《紅白蓮》

    紅蓮白蓮皆開在池塘裏,雖然是顏色不同,卻都一樣香氣撲鼻。就好像漢代宮殿的三千宮女,一半是濃妝豔抹,一半是淡淡妝就。紅白蓮都很美,相互映襯,讓荷塘更加熱鬧,也更有趣了。

    詩人不偏愛紅蓮或白蓮,而是一視同仁,只要是荷花,他都喜歡。

    紅白蓮花共玉瓶,紅蓮韻絕白蓮清。

    空齋不是無秋暑,暑被花銷斷不生。

    ——《瓶中紅白二蓮五首》

    詩人採來紅蓮與白蓮,插進潔淨的瓶子裏,隨時都可以看見,紅蓮絕美,而白蓮清雅,讓人觀賞不盡。書齋不是沒有暑天,而是暑熱被蓮花的清涼之氣阻隔,只有淡淡的花香與幽涼啊。詩人真是有福了。

    楊萬里也是喜歡看荷花畫的,讓夏天的風光永遠停留,畫作與詩作一樣功不可沒。

    百里青山十里溪,荷花萬頃照紅衣。

    臨平山下西湖上,總被腴莊撥取歸。

    ——《題張埧夫腴莊圖三首其一》

    百里的青山,十里的溪水,山光水色間,萬頃的荷花齊放,絢麗奪目,如無數身着紅衣的仙子。臨平山下西湖上的風光,總是被腴莊取回來。詩人的這個朋友,實在是太擅長作畫,也擅長畫荷花了。詩人看着他所畫的荷花,感覺身臨其境,當然樂得題詩三首,有詩有畫,毫不吝嗇對荷花的讚美。

    楊萬里對荷花的喜愛之情,留在了一首首膾炙人口的詩裏。有荷花的夏天,驚豔了時光,也驅逐了炎熱,讓人們陶醉和追逐。像他這樣的人還有很多,雖然現在,我們不會寫詩,但讀着他的一首首荷花詩,欣賞着美麗的荷花,又怎不會感同身受,無比歡欣呢?

    -作者-

    禾雨,喜歡詩詞的女子,在四季中尋找一個個美麗的細節,願時光留下温暖的記憶。

    遇見是緣,點贊點亮在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