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造物中國 / 中國青銅器:最恐怖的紋樣,有最童稚的美

分享

   

【口罩到港】中國青銅器:最恐怖的紋樣,有最童稚的美

2021-03-25  物道

物道君語:
最近,三星堆出土的青銅神樹、青銅面具引起一波熱潮,許多網友po出青銅器表情包。讓這些厚重的國器,有種反差萌。殊不知,大多青銅器並非如此,青銅器的主體紋樣是饕餮紋,有種將你拉入深淵的原始力量,讓人不由恐懼。今天,我們來講講青銅器上的饕餮紋。

饕餮是什麼?

在《山海經》裏,饕餮是一種羊身人面,雙眼長在腋下,虎齒人爪,叫聲如嬰兒的妖獸。

當其化為紋飾,則只有獸頭,所以饕餮紋又稱獸面紋。這是先民想象出來的非自然之物,上天入地,穿林越澤的神獸,以一副怒目張牙,兩隻尖角的模樣橫踞於青銅禮器上,變成了令人恐懼且敬畏的符號。

第一次見到饕餮紋,就讓我想起兒時奶奶講的,專門用來嚇小孩的山鬼,在當時看來,這類紋樣,只會讓人心生恐懼,無法有審美體驗。

但隨着認知的改變,逐漸從中感受到美。饕餮,在神祕可怖背後,是中國童年時期最童稚奇異的想象,以及吉祥的祝福。

饕餮恐怖,如火烈烈的殘酷

最初的饕餮紋,的確令人畏懼。

商周青銅器,乃用來銘記帝王強大武力,記載征伐勝利。所以上面紋路,須有令人畏懼的權威,也要有天授神權的神祕,而饕餮便為此而生,刻於器上。

帝王們認為那頭吞天噬地的怪獸就是自己的化身,可以征伐一切異族,恐嚇所統治的人民。

中國西周青銅簋上就記錄了武王伐紂的牧野之戰。公元前11世紀一個甲子日,歲星當空,武王親率精鋭一夜之間滅了商紂。為炫耀武力,他命人鑄造了一件銅簋,並在器身、方座刻上饕餮紋,賜給有功的將士。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當用青銅禮器祭祀時,大多伴隨殺戰俘的行為。

史書記載,牧野之戰是“血流浮杵,赤地千里”,意思是戰士俘虜的血流成河,足以把巨木漂浮起來,鮮紅染遍了千里之地。

知曉這段背景後,再看此器上的饕餮紋,巨目血口,在帝王看來是權威,但在百姓眼中,是對戰爭的恐懼和權威的威嚇。

李澤厚説:“饕餮紋之所以美,不在於如何具有裝飾風味,而是在那看來獰厲可畏的威嚇神祕中,積澱有一股深沉的歷史力量。”

歷史從來不温情,充滿了奴役壓迫,殺伐屠戮,血流成河,如火烈烈才是真相。暴力是文明的產婆,歷史留下了饕餮紋,記錄了中國在進入文明前,歷經過一段血與火的童年時代。

饕餮,通靈

後來的饕餮紋,多了一份吉祥。

上古時期,先民對未知現象充滿恐懼,對征服不了的自然充滿膜拜,面對疾病死亡,天災人禍,大多時候是無力的。於是他們寄希望於祖先,想象出溝通人間和神靈世界的饕餮。

古人以青銅器行祭祀,把饕餮刻在上面,青銅器就則具有了通天地,護吉祥的功能。

學者艾蘭《龜之謎》裏提到:“通過饕餮,可以穿越活人跟死人的界限。”

三千多年前,商王祖庚或祖甲兩兄弟中的一位,為了祭祀母親,用一千公斤以上的原料鑄造了一個青銅大鼎,刻上盤龍紋,雷雲紋還有饕餮紋,並於鼎腹內刻銘文:“後母戊鼎”。

在祭祀典禮當天,大鼎煮着三牲,桌上擺着玉石,在樂師的演奏中,商王進行禱祝通靈,而巫師則會察天觀象,向商王傳達母親的迴應,以保國之風調雨順。

饕餮,像一頭通靈的神獸,安撫當時尚且懵懂幼稚的先民。在文明童年時期,人們真的相信祖先能保佑自己,以面對生死災禍。

正如今日我們清明祭祖一般,祖先帶來的不僅是保佑,也安撫了我們對未知的恐懼,給了我們追求美好的勇氣。

不可復現的童稚之美

最恐怖的饕餮紋,有最童稚的美。

我對饕餮紋的認知,是從最初的獰厲之美到童稚之美。最近,獸面紋大鉞又變成表情包火了一次,上面兇狠的饕餮紋,刻在青銅兵器用以震懾敵人。這個古代讓人聞風喪膽的饕餮兵器,在現在看來,不管它再怎麼張牙怒目咧嘴,都有一種掩不住的童稚和天真。

一時代有一時代之美學,人類是不斷進步的,矇昧會演化成文明,野蠻最終也會開化。而饕餮紋終於在西周後走向沒落,被別的吉祥紋樣所替代,紋樣越來越精美,器物越來越精緻。

而青銅饕餮的美,再也不可復現。就如當人走入成年,再也無法復刻童真一般,即便復刻也有了深謀,而不純粹。如今我們懷念青銅時代,是因為那段時間充滿未知,我們對世界有最大的好奇心,也因此充滿了想象力。

我們每個人都會長大,但童年的影響足以影響一生。青銅時代作為中國的童年,也影響了中國對美的觀照之路。

只有知道美從何而來,才能明白中國之美走向何處。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繫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