暱稱28556420 / 待分類 / 那個完美的男人,其實很自私

分享

   

那個完美的男人,其實很自私

2020-08-14  暱稱28556...

一年前,黃金單身女友對我説:空有一顆想愛的心,等不到一個能愛的人,不如讀個在職研究生,精進自身吧。

我雙手贊同。春宵苦短,女人的時光又何嘗不是。

愛情該找要找,男人該撩要撩,但也不耽誤給自己鍍金啊。

不料一年後,她萬般糾結,對自己的導師暗生情愫。

導師四十出頭,博學多識,才華橫溢,圈內小有名氣。

只可惜,羅敷無夫,使君有婦。

她:恨不相逢未嫁時。

我:少逼逼,還君明珠。

女友是個明白人,權衡利弊,實在不值得為一點心猿意馬揹負小三罵名。

從此君子之交,也無風雨也無晴。

只是偶爾酒後,到底意難平:“要學識有學識,要深情有深情,怎麼都覺得他好。“

我們這些已婚中年婦女只有尬笑。

一個男人究竟好不好,哪裏是鏡花水月能分得清的。

只有他身邊的女人最知道。

電視劇《蝸居》裏有一幕:

宋太太得知宋思明和海藻的婚外情後,找到海藻公司,約她出來喝茶。

宋太太直言不諱:

“郭小姐,你這麼風華正茂,跟他在一起,真的太可惜了。

他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要清楚。他這個人,這一輩子,不説一句廢話,不做一件錯事。所有的人和事,都是他棋盤上的棋子。”

這套説辭,看上去,是正宮的敲山震虎假意勸退,但宋太太説的是真話。

不想被他人瓜分丈夫,自然是她的私心。

而現實裏,她的的確確是幾十年與這個枕邊人日夜相對,看着他如何謀略規劃,如何平步青雲,如何深得人心。

她也知道他在婚姻裏這些年,如何重男輕女,如何以自己利益為中心。

她太瞭解他了。瞭解他骨子裏的自卑與自大,瞭解他骨子裏的籌謀與城府。

所以她才會説出那段絕望而悲涼的話:

“你是我丈夫,我要的,不是你多麼風光顯要,多麼飛黃騰達。那都是給外面人看的。我要的,就是到老有個伴,孩子有個爸爸。不過,現在我知道了,我這十幾年的付出,得到的不是自己老了以後有個相互扶持着走向墓地的人,卻是在為別人做嫁衣裳。我度過了苦盡,把甘來留給後人。宋思明,你説你一回來,我就給你張臭臉看。是的。的確如此,因為,我沒辦法笑出來。我每天早上醒來,枕頭都是濕的,心裏都是涼的,屋裏都是空的,然後你要我在你回來的時候卑躬屈膝請求你,討好你,承歡你?我做不到。我們兩個,好聚好散。我不去指責你有多麼的無情,多麼的忘恩負義,多麼的朝三暮四,因為到我這個年紀的女人,早就該明白,男人都是一樣,年輕的時候需要墊腳石,中年的時候需要強心針,晚年的時候需要根枴棍。我活該自己做了墊腳石。沒什麼可抱怨的。但是,請你不要在無情上再加卑鄙,把分裂家庭的責任還推卸到我的頭上。不愛了就是不愛了,不談對錯,不談誰負了誰。但不要給自己貼上道德的標籤。”

而海藻呢?

只看到他成熟、穩重、睿智、深情。在外呼風喚雨無所不能,對自己百般呵護極盡恩寵。

她看到的,是一個加了人格美顏濾鏡的男人。

這個男人真實的一面是:

一邊要穩定的家庭,為自己的事業助益。一邊要新鮮的新歡,滿足自戀與情慾。

他前一天帶着小三招搖過市,第二天回家摟過哭泣的妻子説:“在我心裏,沒人能取代你的位置”。

海藻懷孕後,他口口聲聲要這個孩子,會離婚,要帶着他們離開這個城市,“即使我苦心經營20年,都可以不要”。

而權衡利弊之後,他又偷換概念,引經據典,用一個富翁的故事給她洗腦:

“他愛每一個孩子,每一個孩子都是他的肋骨。但是,作為妻子,她在那個位子上,她就擔負着責任;那些孩子,無論多麼兇險,他們都得扛着。這就是使命。而其他的孩子,他要盡力保護他們,讓他們免於傷害,讓他們過正常人的生活,遠離是非和恩怨。別人如果尋仇,也只會尋到他的繼承人,放過其他的子孫。他説,我的良苦用心,你是不會懂的。”

多麼偉大,多麼感人至深,非婚生子都如此情深意義,用心良苦。

而轉過頭來,當他得知自己大勢已去,凶多吉少後,又厚顏無恥地將海藻肚子裏的孩子託付給妻子:

“我這一輩子,能信得過的,能拜託的,就只有你了。“

“這是我們宋家唯一的男丁。“

宋太太沒有看錯他。

只是那一刻,再次印證了她的看法。

於是她抽回患難與共的手,斷然拒絕:

“你還是不要拜託了,你把我想得太偉大了。“

“這話,你最好告訴你的父母去。也許不久以後,我也嫁人了,婷婷也改名換姓了。“

説完這些,她清淚長流。但終究,她看透了骨子裏的他。

去年我去新加坡旅行,早上在酒店餐廳吃早餐。

那家酒店幾乎全是中國遊客。我左側桌子,是一家四口。右邊是一箇中國爸爸帶着兩個兒子。

左側的一家四口,爸爸文質彬彬,T恤整潔,髮型光亮,每次要加紅茶,要收餐具,都對服務員非常禮貌地説謝謝。

椅子不小心碰到了我們的揹包,也很客氣地抱歉,讓人感覺特別有修養。

但我注意到,他全程都不曾伸手動一下,去幫一幫手忙腳亂照顧孩子的妻子。

那個二胎媽媽要寶寶椅、衝奶、喂水,都是一個人在忙活。

大寶是個十歲模樣的男孩,自己默默去盛飯、取餐,父母始終都沒有看他一眼。

後來他喝了口湯,小聲叫了聲媽媽,説太燙。

媽媽收拾着輔食的殘渣,對丈夫説:你拿個碗幫他倒一倒。

爸爸頭不抬眼不睜:“湯就是這樣,愛吃不吃,不吃閉嘴。“

孩子再也沒説話。

我右邊那一桌的父子三人,爸爸身材矮胖,有點禿頂,大兒子七八歲,小兒子四五歲的樣子。

我很好奇地悄悄對老公説:“一個爸爸單獨帶倆娃出來旅行,真是少見哈“。

他們吃完水果,聽爸爸説:“時間差不多了,給媽媽打電話下來吃飯吧。“

小兒子用電話手錶打電話,爸爸對大兒子説:“去幫媽媽拿個雞蛋,別等媽媽下來的時候沒有了。“

原來,是爸爸特意讓媽媽多睡一會,提前帶孩子吃早餐。

一會媽媽來了。

中年女人剛睡醒的樣子一眼就能看出來,眼皮微腫,一側臉上還有未消的壓痕。

她衣着普通,拿皮筋隨意綁着頭髮,神情淡然,眼帶笑意,接過丈夫遞來的一杯牛奶,輕聲説了聲“謝謝老公“。

兩副場景的對比,讓人五味雜陳。

都説一個家庭的幸福指數由女人決定,那女人的幸福呢?跟男人沒有關係嗎?

關係太他媽大了。

一個心裏只裝着自己的男人,和一個懂得體諒的丈夫,幸福感能一樣嗎?

那個斯斯文文的丈夫,可能是外人眼裏的好人。可他對別人的好,他的妻子卻感受不到。

那個提前帶倆娃吃早餐的男人,可能看上去平凡如草芥,而他身邊最親的人,卻深深地知道他的好。

當然我也不能憑一頓早餐,就妄下論斷。

或許人家的好在不在這裏而在別處,不必給外人看。

但我相信,妻子的感受是真實的。

人性難有好與壞的絕對標準。

但婚姻卻是最深刻的一種人際關係。

在這種關係裏,兩個人真實的人性、真實的品德素養、價值觀、愛的能力,都體現得淋漓盡致。

張宇有首歌:

我想男人的好

只有在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才知道

只是誰是毒藥

誰才是你的珍寶

愛情開始的時候都差不多。花前月下,乾柴烈火。

只有在經歷了一日三餐柴米油鹽的繁雜,雞毛蒜皮針頭線腦的瑣碎,經歷了溝溝坎坎種種關卡的考驗之後,才看到一個人最真實的一面。

有明有暗,有善有惡。

好與不好,只有那個與他共同走過人生長河踩過生活碎屑的伴侶,最有資格評説。


*作者:李愛玲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